松鼠Leviona🐿️

碧根果仁大收藏家ao3:Leviona


如果别人的善良和勇敢是被天使吻过的光芒

那阿云嘎就是站在光芒里亲吻天使的人

宽容洒脱

勇敢无畏

他面对恶意的方法是大步前行

他面对伤害的方法是毅然站出

阿云嘎这个名字真的太贴合他了,他可以隐忍于乌云中默默蓄力,却也会在暗无天日时电闪雷鸣⚡️ ​​​

【龙嘎】游龙戏兔

     

最近看了很多抽盲盒的视频,太上头了,来随便搞一搞。

大概是美食博主龙X宠物博主嘎





A:


最近阿云嘎迷上了盲盒,起初只是在视频网站上看别人开盲盒,兔牙咬着嘴唇,一颗小心脏替别人悬的高高的:


“天啊这个还好没踩雷,唔,好可爱哒~”

“哇!她居然抽到了隐藏,太厉害了吧!”


一边自己云抽盒一边抱过自家养的肥兔子使劲rua:


“云崽你快看那只小兔子立偶像不像你!!太可爱啦!好喜欢啊”

“宝宝,来笑一个嘛,你的云爸妈们等着吸兔呢!”


阿云嘎一边和一脸无辜的小兔子自言自语,一边给云崽穿各种小衣服拍照片,准备上传微博。哦对了,忘记说,阿云嘎是微博上一位出名的宠物博主,坐拥超过百万的粉丝,不过这里面有的人是吸兔,有的人是吸他,毕竟帅哥和萌宠在一起是最有杀伤力的。尤其这个帅哥还顶着一张精致的雕塑脸穿各种和兔子同款衣服拍照片,这谁顶得住?所以人家火也自有人家的道理。


拍完照po上网,阿云嘎呼噜了两把云崽的肉屁股,把她放回小窝,准备出门购物。虽然他是一个自由职业者但他的生活还是很规律的,每周二周四po照片,每周一周三健身房,每周四去购物,周末出去旅游或者看剧,很有条理,这不,今天周四,该去大采购了。先去给云崽买小胡萝卜和青菜,再去给自己买牛奶,阿云嘎乐呵呵的哼着歌拎着战利品,路过一家装饰的粉嫩花哨的店铺时却停下了脚步:


松鼠的盲盒小店


他推门走进去。


店铺里整齐叠放着各个盲盒公司出的各种系列的产品,与其说这是一家盲盒商店,不如说这是一间展览馆,阿云嘎眼睛都看直了,都好可爱啊!店老板似乎是刚睡醒,从房间里面出来看到他,也不说话,径直塞给他一大盒盲盒,扭头就要回去继续睡,阿云嘎叫住他:

“我还没给钱呢,再说了这么大一盒我也要不完啊!”


店主摆摆手,头也不回:

“你是这套盲盒的有缘人,它属于你,你直接把它带走就好了。”

阿云嘎抱着一大盒墨绿色印着“游龙”两个张牙舞爪烫金大字的盲盒,愣在原地:


这就是传说中的端盒吗?

好爽。

 



Z:


“喵呜~”


一大早橘猫胖子就爬上床开始每日一次的踩奶运动,只可惜被子里的男人顶着一颗栗子头睡得安稳巴适的很,十来斤重的大橘根本影响不到他,最多只是烦躁,该不起还是不起。


但是有句话说得好,如果一只大橘解决不了,那就多来几只,毕竟郑云龙家里最不缺的就是大橘。四五只橘猫站在身上像合唱一样喵呜喵呜的叫,让男人从床上直起身,打着哈欠认命的去给猫做饭,唉,当时捡他们回来的时候也没发现这么能吃啊,有时候他都迷惑自己养的到底是猫还是猪。


解决完猫咪的伙食,郑云龙收拾完厨房,摆好食材,支起手机,开始今天的美食直播,他是一个小有名气的美食主播,出名的主要原因不是因为他做的菜有多么精致也不是因为他的做菜步骤讲解的足够详细,主要是因为长得帅并且非常有个性,中分头的健壮大帅哥,安安静静做菜喂猫,偶尔说上几句话还是他妈的低音炮,苏到不行。

他做菜也没啥介绍,就开头说说要准备的材料,然后就开始岁月静好的自顾自做菜,他很享受做饭的过程,食材与手指接触的感觉让他感到平静,而他的观众也很享受看他做饭,毕竟帅哥在那儿站着,他就是直播睡觉可能都有人愿意守着屏幕吧。


今天做的是慕斯蛋糕,郑云龙一如既往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做完蛋糕,关了直播去看评论,以前评论区一般都是整片的彩虹屁,可是今天却很多人真情实感的来点评:


“蛋糕太素了,要是有点装饰就好了。”

“+1”

“要能放上几只泡泡家的小兔子就好了”

“对!就最近超火的那个月兔系列!我抽了好久都抽不到奶茶兔兔啊哭了”


这是什么东西?郑云龙满头问号,正准备去搜,大门就响了。


“咚咚咚~有人在家吗?您的快递!”


郑云龙打开门接过一大盒快递,拆开一看,一个纯白色的大盒子,上面写着Q版烫金字“戏兔”,他拽过快递盒瞅一眼寄件人:松鼠。


“喵呜?”胖子扒拉了两下盒子。

郑云龙摸摸胖子的头:

“你亲戚给我寄的?”

胖子躲开他的大爪子,扭着屁股走了。

真有意思,郑云龙打开大盒子。


-tbc.


一个尝试,双视角一起推,不知道能不能搞出来。

夹带私货让我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U盘找回来了!


吓死我了惹……

【龙嘎】破洞裤

嘎嘎机场照上头速打

现实向

男男文学,相信我orz

文笔很幼

(捂膝盖是真的!!!)






接到男朋友电话的时候阿云嘎正在试衣服,穿上羊毛的呢子大衣感觉自己又酷又帅,心情超好的开口:

“喂~大龙?”

“宝儿你飞机几点到啊,我去接你。”

“大概下午三点多哒,天太冷了你在家里等我就好啦~”

“行,我下午就过去。”郑云龙知道自己家宝贝的脾气,心疼自己冷是真心疼,但又不是真的不想让他来,到时候真没去接他,又要小嘴撅上天的。

“乖,今天穿的什么,拍个我看看。”

“我今天穿的可好看了!”阿云嘎对着等身镜美滋滋的拍了张照片发过去,搓着小圆手等他男朋友夸他。

“换掉,穿棉袄,听话,上海不暖和。”

“我不要Ծ‸Ծ”

“必须穿,快点,要不我给恒姐打电话。”

郑云龙太了解他了,阿云嘎不喜欢麻烦别人,除了对自己最亲近的人闹脾气撒娇,对于其他人都是礼貌距离温文尔雅,能自己做的从不请别人代劳,果然,电话那头没了音儿,郑云龙知道自己成功了。

“你真行!等我到了再收拾你!”

“你只要好好穿衣服,我都听你的,给你做好吃的,还可以......”

郑云龙把声音压低,用气音贴着话筒:

“让你骑我。”

操,阿云嘎后颈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脸通红的骂他臭流氓,挂了电话,不情愿的穿上和男友一起买的绿油油的大棉袄。

不行,阿云嘎觉得自己不能向恶龙低头,他看了眼自己珍爱的破洞裤,穿上,嗯,心情好了很多。




到了虹桥机场,阿云嘎隔老远就看见了郑云龙,接近一米九的高大男人,穿着黑色棉外套,却肩宽挺拔的显眼万分,他看见郑云龙也发现了他,男人迈开长腿朝自己快步走过来,阿云嘎笑的眼睛弯弯的,却发现男朋友走到跟前却黑了脸。

“为什么又穿破洞裤?”

阿云嘎拽着男人的袖子心虚的笑:“可能出门着急,忘记换了......”

郑云龙不说话,一把揽过他就往停车场走,他步子大又心里生气,几乎是一路拖着阿云嘎。

坐进车里,阿云嘎又委屈又心虚,自己举着小圆手去抱男友,郑云龙叹口气,亲亲他的额头,从后车座拿来一条毛毯盖住他的腿,开车回家。

进了门,阿云嘎扑进郑云龙怀里,坐在他腿上亲的黏糊,郑云龙一边吻他,一边把大手捂上阿云嘎裸露着的膝盖。

“你看看你的膝盖,冻得通红,等以后年纪大了怎么办?”

“反正你会给我暖的。”


......


郑云龙叹气,抱着怀里的人儿回了卧室,说不过他,总干的过他吧。

在卧室里“打完架”,坐了飞机又“挨了打”的人在被窝里睡的正香,郑云龙翻身下床,把茶几里准备已久的针线包拿出来,一针一线的缝洞洞。

缝完了钻回被窝,吵到了阿云嘎,他眯着眼睛把整个人埋进郑云龙怀里,又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阿云嘎尖叫着拎着裤子跑到厨房,把笑眯眯做饭的郑云龙抓出来质问,郑云龙拍拍他的肉屁股:

“我不清楚诶,可能是小精灵干的吧。”














【龙嘎】粉天鹅(中)

送给 @Meldozy  @小甜豆啵叽叽 


百威南南带史黛西杨晓宇玩儿,南南晓宇单🌟转,不做人文学。

会有下的(._.)

老规矩嗷呜三👇

点进去以后点next chapter就是中篇了🙏

写给《倒刺》

长评送给 @冥柒 ï¼Œå¦‚有理解不当的地方,恳请谅解。




你于我是心尖倒刺,心痒难耐,又胀痛不堪。

                           â€”——————————给《倒刺》



吸血鬼和猎人的羁绊几乎从来都是必然,而这一次,一方猎杀可另一方却不想逃避。


在被生活赋予另一个身份之前,他们不过是一对平凡的爱人。



故事的视角是从第三方切入,代入感很强,顺着方方的眼睛仿佛能看到作者构造的世界,龙和嘎几乎是站在我的眼前。


先来谈整个故事的构思和走向,倒刺这个比喻首先就很深入人心,太形象的表现出了他俩之于对方的关系,就是心头倒刺,永远心痒永远疼痛,不撕掉便纠缠不清心痒难耐,撕掉却又鲜血淋漓痛苦不堪。


如果两只刺猬想要相拥共眠,那么它们必须做好被彼此伤害的准备。


在这个故事里,龙爱恨交织的守护,嘎心甘情愿的付出,让情节饱满而精彩。


对于嘎的塑造,非常贴合我对于他的看法,他强大而极具魅力,他温柔包容甚至带着点圣母的光环,他爱的深沉成熟又勇敢无畏。他在自己的领域是绝对的强者,是雄狮,是闪电,是黑豹,是烈日,但是面对爱人,他又是兔子,是孩子,是一位固执的小母亲。在他身上,勇敢刚强和温柔孩子气从不冲突,反而融合的完美,复杂的可爱。


一往无前的战神和肉嘟嘟的天使,或许本就是一个人。


而对于龙,我认为也是极贴切的,他爱恨坦荡,自由无束,他把为自己而惋惜的恨揉进对嘎的爱里,爱本是纯粹的赤红色,加上一点痛苦的黑色,反倒变成更加浓郁的酒红。因为爱人间的恨从来只是爱的更深沉的辅料,而永远不会成为主导。


于我个人私心,我很喜欢文章中围绕嘎为中心的设计,我喜欢方和开对于嘎的迷恋和热爱,因为他的确是值得众星捧月的存在,即便是在同人里面,我相信嘎也一定会魅力无边。



有关于双结尾,我个人更偏向于be,对于倒刺这篇文章的主线以及中心想要表达的情感来说,be是一种升华,它是一种残缺的美好,它让文章失去了一个主心骨,却因此塞给读者更多的震颤。

痛的越撕心裂肺,美的越惊心动魄。



相信这篇文章也会成为很多人心头的一颗倒刺吧。

                                                      

   



  一只松鼠🐿️

      


【龙嘎】睡眠问题

看完采访的极限速打,很短。





郑云龙的睡眠出了问题,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曾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心宽的人,天塌下来都依旧能睡的安稳打鼾的那种。


但他开始失眠了,可能用失眠来形容也不够妥当,准确来说,是入睡的心慌。


躺在床上闭上眼睛,扔掉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事情,放空了思想,却平静不了心情,心率加快,呼吸过度,患得患失的空虚感让他辗转反侧,即便是睡着了也总感觉不安稳,似是飘在云端一般不真实。


像是身体里少了一块儿什么,

久病成疾。

//

郑云龙的睡眠问题得以解决,解决的既莫名其妙,又理所当然。

 

那次演出完,他带着专门从北京飞来看他的阿云嘎回家,好久不见的老班长一高兴就没忍住喝了点酒,内蒙男人酒量太小,几杯红酒下肚就红着脸晕头转向一副要栽倒的样子,郑云龙把他扶上床,塞进被子里,自己也脱了衣服上了床。


郑云龙租的公寓很小,只有一间卧室,他们必须睡一起,让客人住沙发太不礼貌,让主人住沙发也不合适。


挤一挤吧,也暖和。


这几年来,床的一侧突然有了另一个人的体温,郑云龙更加心慌了,喝的酒又上头,他感觉心快要从嘴巴里跳出来,他偏过头去看见阿云嘎红着脸侧身睡的安稳踏实,蜷起双腿的样子像是柔软的婴儿。


好羡慕,嘎子,你可不可以分给我一点睡眠?


郑云龙从后面抱住阿云嘎覆着一层薄肉的腰,把脑袋埋进他的后颈,试图分享阿云嘎的体温,分享他的睡眠。


不记得是什么时候睡着的,郑云龙只记得自己一夜安稳,心脏回到了腹腔。


睡眠问题不治自愈,原来你就是让我心安的解药。



龙,我还是不忍心放手啊

我又在想

他们一起走过那么多年......

或许矫情难过的只是我这个局外人罢

【龙嘎】暖

速打极短大纲文学

天冷了看点暖和儿的吧(´â–½ï½€)


腹黑温柔年上龙X16岁可爱少年嘎。


龙是老师在饭店吃饭的时候遇到跳舞的嘎,带他回去上学,陪他上课给他补习,送他进入舞蹈学院,看他在剧场发光。


他不必太火,他也没有赚很多钱。

只是龙在课少的时候会去看他演出,嘎在没剧的时候会窝在沙发里搂着猫咪看他改卷子。

龙喜欢做饭,喜欢看他鼓着腮帮子花栗鼠一样小口小口嚼。

嘎黏人,喜欢贴着他,走到哪儿跟到哪儿,像个大号的大白兔吊坠儿。


日子挺清淡的,虽然偶尔也会争吵。

生气的时候嘎就是缠着他吵闹,非要问出结果,龙就是憋着气不说话,死活不理他。

不过矛盾也好解决,基本过不了饭点儿。

嘎抱着猫往餐桌前一坐龙的心就软了下来,猫咪喵呜喵呜的叫,爱人的小嘴撅的老高,他拧了一把他的脸叹口气就弯着腰进了厨房。


这几天降温了,嘎非要喝豆乳奶茶,穿好厚的衣服排好长好长的队,龙不理解这些小孩子的乐趣,但是看着嘎圆滚滚的小熊一般雀跃的举着奶茶扑进自己怀里……


大冷天的,好甜,也好暖。